•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5月13日,50年后,馬來西亞“種族騷亂”的真相依然沒有揭開

    蔡一能2019-05-13 06:10:30

    年輕一代正在呼吁正視歷史,以真正實現族群和解

    今天是 2019 年 5 月 13 日,這一年的第 133 天。

    1969 年 5 月,馬來西亞反對黨在第三屆全國選舉中獲得 50.9% 的選票,首次超越由巫統等政黨組成的聯盟。5 月 13 日,反對黨和巫統的支持者在雪蘭莪州和首都地區爆發流血沖突,執政的聯盟當即將沖突歸咎于反對黨,并在首都等地實行戒嚴。

    根據馬來西亞官方報告,共有 196 人死于這場騷亂,其中華族 143 人,馬來族 24 人,被捕者多達 9143 人,其中華族 5126 人,馬來族 2077 人,印族 1874 人。

    騷亂爆發后,馬來西亞實行了 2 年的緊急狀態,議會停擺,國家行動委員會(NOC)成為決策單位,系統性地凍結了公民與政治權利。1970 年,馬來西亞政府公布了《國家原則》,鼓勵公民“信奉上蒼、忠于君國、維護憲法、尊崇法治、培養德行”。次年,馬來西亞恢復議會制,但政權長期由巫統壟斷,直至 2018 年。

    傳統上,馬來西亞官方將五一三事件描述為一場種族沖突。二戰后,馬來西亞逐漸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成為一個多民族的獨立國家。馬來族是人口最多的族群,但華族在社會經濟等領域處于優勢地位,這種不平等釀成了兩大族群之間的矛盾。

    基于這一歷史敘述,馬來西亞政府于 1970 年提出了新經濟政策,在教育、住房、公共工程等領域實行向馬來族及土著傾斜的配額制,以縮小族群之間的社會與經濟差距。1970 年代發展起來的石油、制造業,幫助緩和了馬來西亞的社會矛盾。同時,政府也更為小心地處理種族關系,維持各族群政治權力的平衡。

    對于五一三事件的歷史事實,官方則選擇低調處理,在中學教科書中亦甚少著墨。近年來,柯嘉遜博士、李光耀等學者或政治人物提出,五一三事件很可能是巫統權力斗爭的結果。騷動不是自發的,而是經過了精心設計,巫統激進派試圖借此逼宮路線溫和的“國父”東古·阿卜杜勒·拉赫曼。東古于 1970 年辭職。

    如今,年輕一代的馬來西亞人對五一三事件所知有限。教科書的粗線條敘述、公開資料的貧乏、老一輩的謹慎與恐懼,都讓真相顯得遙不可及。五一三事件 50 周年之際,一些學者、媒體人和年輕學生都在呼吁正視歷史,以真正實現族群和解。

    此外還有:

    五月風暴

    1968 年的今天,法國工會組織舉行總罷工,以聲援巴黎學生的抗議活動。約 80 萬學生、教師和工人在巴黎街頭游行,要求戴高樂政府下臺,并為此前的鎮壓行動負責。這是法國工人首次加入這場學生發起的社會運動。

    從 1950 年代開始,法國高等教育不斷擴張,造成學位貶值,而社會經濟并沒有為大學畢業生提供充分的就業與發展機會。長期積累的矛盾最終于 1968 年 5 月在巴黎各大學爆發。工人的加入讓局勢更為復雜,到 5 月下旬,參與罷工的工人已達到上千萬,戴高樂政府和工會均拒絕作出讓步。

    經濟癱瘓、社會動蕩讓抗議活動逐漸失去了民心。當年 6 月,戴高樂的政黨在大選中大獲全勝。新一屆政府隨后宣布改革教育和行政系統。

    教皇遇襲

    1981 年的今天,教皇若望·保祿二世(John Paul II)在圣彼得廣場參加禱告活動時,連中四槍,所幸并未傷及要害。不久,教皇痊愈出院,一直工作至 2005 年去世。

    警方在槍擊現場逮捕了 23 歲的土耳其男子 Mehmet Ali A?ca。A?ca 曾是土耳其極端民族主義組織灰狼(Grey Wolves)的成員,1979 年謀殺了土耳其的一名左翼記者,之后越獄出逃。意大利法庭判處 A?ca 終身監禁,他在獄中得到了教皇的當面諒解,并于 2000 年獲準提前出獄。不過,回到土耳其后,他因 1979 年的罪行再次入獄。

    2014 年,重獲自由的 A?ca 公開造訪梵蒂岡,在若望·保祿二世的墓前敬獻了一束白色玫瑰。他請求見到新任教皇方濟各,未獲批準。

    趙作海

    2010 年的今天,河南商丘人趙作海簽字領取了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支付的 65 萬元支票。其中,50 萬元是國家賠償金,15 萬元是生活困難補助費。

    1999 年,趙作海因一起“命案”被判死緩。2010 年 4 月,當年的“被害人”突然現身,才使這起冤案得到平反。

    出獄后的趙作海做過公民代理人,當過環衛工,被長子擅自拿走了十余萬元,和第二任妻子開過旅社,陷入過傳銷組織,遭遇過民間借貸跑路,吃過妻子代理的權健保健品。65 萬元的賠償早已花完。也許沒有第二個人像趙作海一樣,不斷被騙,不斷得到媒體的跟蹤報道與“特寫”,卻始終無法主宰人生。


    題圖來自:share.istudia.com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pc蛋蛋计划金鹰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