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商業

    #Voice:Facebook 聯合創始人發文呼吁拆分大公司之后

    劉璐天2019-05-13 06:48:35

    “我們是一個有著控制壟斷傳統的國家,不管壟斷公司領導人的意圖有多好。馬克的權力是前所未有的,非美國傳統的。是時候拆分 Facebook 了?!?/p>

    我不怪馬克追求統治地位。他那種種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行為,不外乎是一位才華橫溢的企業家對道德的漠視罷了。然而,他創造了一個龐然大物,視創業精神為無物,限制了消費者的選擇。我們的政府有責任確保那只看不見的手能夠時刻揮舞著自由市場的大旗。我們怎么能讓這樣的壟斷行為在一個公平和競爭的市場上橫行霸道,如入無人之境?

    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Chris Hughes

    上周五(5 月 10 日),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專程和法國總統馬克龍見了一面,希望就如何監管社交平臺上的仇恨言論達成一些共識。

    從上個月起,全球四大洲的監管機構均開始針對他的公司有所行動: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的成員正在權衡他們將對 Facebook 的商業行為施加何種限制;在歐洲,英法德三國及愛爾蘭的官員都在仔細研究這家社交媒體公司的做法,其中德國反壟斷監管機構“聯邦卡特爾局”于 2 月正式宣布將打擊其數據收集行為,而歐洲消費者組織 BEUC 也于 4 月敦促歐盟反壟斷監管機構和隱私保護監管機構對其數據操作展開“跨機構審查”;澳大利亞、印度、新西蘭和新加坡政府則已經通過或正在考慮對社交媒體實施新的限制。

    在應對歐洲提出的質疑上,馬克龍對扎克伯格來說是位關鍵人物。英國正在討論脫歐程序,德國總理默克爾即將于 2021 年卸任退出政壇,馬克龍因而在歐盟委員會的人事安排上有了更大的影響力。

    不過就在雙方周五會面的前一天,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Chris Hughes 在《紐約時報》的“Opinion”板塊發表了一篇約 6000 詞的長文,標題是《是時候拆分 Facebook 了》,呼吁將 WhatsApp 和 Instagram 轉變為獨立公司。

    Chris Hughes 已經有十年未在 Facebook 工作了。2007 年離開后,他曾參與奧巴馬的競選活動,并于 2012 年將 Facebook 股份套現,憑此獲得 5 億美元。他現在的身份是經濟安全項目(Economic Security Project)的聯合主席以及羅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高級顧問,但他稱自己仍然“感到一種憤怒,一種責任感”。

    在文中,他回憶了限制壟斷的機制如何在美國逐漸建立隨后又被打破,Facebook 如何通過收購一步步建立統治地位,美國聯邦委員會的失誤如何助長了其壟斷程度,這如何使得社交媒體市場失去活力,它帶來的最大威脅是什么,以及為什么說拆分 Facebook 是一種有效且有序的合理解決方式。

    馬克的權力是前所未有的,非美國傳統的……Facebook 的董事會更像是一個咨詢委員會,而不是監督者,因為馬克控制著大約 60% 的投票權。只有馬克一個人可以決定如何配置 Facebook 的算法,它可以決定用戶在他們的新聞推送中能看到什么,可以決定用戶使用什么隱私設置,甚至可以決定哪些消息能夠發送。

    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Chris Hughes

    從理論上講,如果 Facebook 領導層不喜歡哪一位美國人的信息,它也可以輕而易舉地將這些信息全部刪除。

    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Chris Hughes

    我聽到不止一個朋友說,“我要完全離開 Facebook 了——感謝上帝讓世界有了Instagram”,卻沒有意識到Instagram 是 Facebook 的子公司。最終,人們并沒有完全離開這個平臺。畢竟,他們還能去哪里呢?

    Facebook 聯合創始人 Chris Hughes

    Facebook 目前的市值超過 5000 億美元。按 Chris Hughes 估計,這占據了全球社交網絡收入的 80% 以上。從最新發布的財報看,Facebook 目前每月用戶量有 20 億人,全美有三分之二的人在使用該平臺,而 WhatsApp、Messenger 和 Instagram 用戶量也各有 10 億多人。

    “這就解釋了為什么即使在 2018 年這個負面新聞遮天蔽日的年份,Facebook 的每股收益也比前一年驚人地增長了 40%……即使人們想退出 Facebook,他們也沒有任何有意義的選擇?!盋hris Hughes 寫道。

    他認為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最大的錯誤是允許 Facebook 收購 Instagram 和 WhatsApp,而此后為控制其權力而提出的懲罰也非常輕微。他提及的一個例子是:上個月,Facebook 預測其將需要支付高達 50 億美元的罰金,但其股價在第二天就飆升 7%,市值增加 300 億美元,是罰款金額的六倍?!?br>

    Chris Hughes 還表示,盡管扎克伯格更加主動地呼吁政府加強監管,但“這是為了阻止監管機構拆分 Facebook 而不得不做出的姿態”,因為“Facebook 并不害怕更多的規則約束,它害怕的是反壟斷調查,害怕真正的政府監管會帶來的責任”。

    2018 年 Facebook 與信息泄露及數據造假相關的重要新聞

    2 月

    美國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披露材料,揭示了 Facebook 在俄羅斯人干擾美國大選中扮演的角色。

    3 月

    聯合國稱 Facebook 在煽動緬甸對羅興亞穆斯林的憤怒上起了“決定性作用”。

    3 月

    劍橋分析丑聞,《紐約時報》和《衛報》刊文披露劍橋分析在 2016 年美國大選前濫用數千萬美國人個人信息的內幕。

    4 月

    扎克伯格在美國國會作證,但沒遭到太多為難。

    5 月

    Facebook 為提高透明度創建政治廣告公共檔案,這又引來諸多爭議。

    6 月

    《紐約時報》曝光了 Facebook 與蘋果、亞馬遜、黑莓和微軟等設備廠商共享用戶個人信息的交易。

    6 月

    Facebook 向國會披露它與數十家公司達成特別數據交易——甚至是在 2015 年公開聲明中止這一行為后。

    10 月

    Facebook 因視頻觀看量數據注水遭起訴。

    12 月

    Facebook 因程序缺陷向第三方應用開發者泄露了 680 萬用戶的照片

    Chris Hughes 并不是提出拆分 Facebook 的第一人。此前麻省參議員 Elizabeth Warren 曾在選舉中提出類似說法,建議以立法限制亞馬遜、Google 以及 Facebook 等科技大公司不斷擴張的權力。

    通過拆分控制壟斷給市場乃至公共利益帶來的損害,在美國歷史上也有先例,比如上世紀 80 年代被拆分的美孚公司(又譯“標準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和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其背后的核心邏輯是亞當·斯密所提出的“競爭促進增長和創新”。

    但也有人持不同觀點。Vox 創始人 Ezra Klein 于 5 月 10 日發表評論文章指出,“Facebook 的問題是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而不是扎克伯格。即便不是他,也會有別人掌控這樣一個龐大的系統。比起拆分 Facebook,更重要的是加強對社交媒體的監管?!?/p>

    5 月 11 日,Facebook 也在《紐約時報》的“Opinion”板塊發表了一篇回應文章,署名為該公司副總裁 Nick Clegg。他一一駁斥了?Chris Hughes 的論點:

    1. 通過拆分大公司并不能使干預選舉和隱私保護的憂慮憑空蒸發,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巨大的資源和強硬的新規;
    2. 在如何監管科技行業這個問題上,政府應該制定與自身原則相符的規則,而不是關注私營企業的原則是什么;
    3. 很難說 Facebook 已經壟斷市場了——在很多細分領域它都面臨競爭,競爭對手包括 YouTube、Snapchat、Twitter、Pinterest 以及抖音等;在美國、中國和日本這三大市場,Facebook 的通信服務也還不是行業領袖;Facebook 在美國線上廣告市場的份額只有 20%;
    4. 規模并不是真正的問題,只有發展才能創新并覆蓋數十億人;對于一家規模較小的公司來說,消除恐怖和仇恨言論、保護用戶數據等幾乎是不可能的;
    5. 美國從 19 世紀逐漸建立的反壟斷法,本意不是在人們對管理層感到不滿時懲罰公司,而是為了確保消費者能獲得價廉物美的產品,這也是 Facebook 所關注的;

    不過,他并沒有對 Chris Hughes 文章中關于扎克伯格權力過大的問題作出回應。

    在法國會見馬克龍期間,扎克伯格在接受法國電視媒體 France Info 記者 Laurent Delahousse 采訪TechCrunch 將其翻譯為英語)時表達了他的態度。

    讀到他的文章時,我最主要的反應是覺得他的建議無法真正解決任何問題。我覺得如果你在乎民主和大選,你就會希望能有像我們這樣的公司,每年投入數十億美元,制造真正先進的工具來應對大選干預問題。


    ……我們今年花在安全問題上的預算比上市時公司的總營收還要多,這是因為我們能夠把生意做得成功。我們在安全問題上投入的錢比社交媒體領域的任何人都多。


    ……他(Chris Hughes)的意思是要通過拆分公司這么具體的做法來解決我們面對的一些社會問題。從我的角度看,問題真實存在——關于有害內容,關于如何在表達與安全之間找到平衡,以避免大選干預和隱私侵犯?!?br>


    *注:文中 Chris Hughes 文章引言部分參照 36 氪旗下編譯團隊神譯局的全文翻譯

    題圖為 France Info 電視采訪截圖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pc蛋蛋计划金鹰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