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aick0"></sup>
<rt id="aick0"><center id="aick0"></center></rt>
<acronym id="aick0"><small id="aick0"></small></acronym><rt id="aick0"><center id="aick0"></center></rt><rt id="aick0"></rt><rt id="aick0"><optgroup id="aick0"></optgroup></rt>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游戲

當你成為游戲行業的一名冗員

顧天鸝2019-03-17 10:00:44

【存檔點(Checkpoint)】是好奇心試運行的新欄目,在這里,我們將本周游戲相關的焦點話題打字存檔,歡迎所有人隨時加入討論。請保持獨立判斷,不用對以下文字照單全收。

焦點話題:當你成為冗員

動視暴雪裁員 800 人計劃中的 209 人公布了具體職位。Variety 從加州勞動局獲得的文件顯示,這些職位分布在爾灣、圣莫尼卡、伯班克、紐約、奧斯汀等地,包括 41 個 IT 人員、29 個營銷和現場體驗人員、一整個全球決策部門,發行、品控、移動端、客服、電競、財務和 battle.Net 均有職位被裁。沒有一人有工會代表。暴雪提供了所有人兩個月的薪資作為補償。

游戲從業人員曾把在動視暴雪工作視為穩定、長期的職業規劃,但是 2 月 12 日公布的裁員 800 (占總體員工的 8%)計劃來得如此突然,尤其是在他們剛公布了破紀錄的 2018 年財報之際。75 億美元的銷售額和 18 億美元的利潤,對管理層而言并不足以支撐公司,他們給出的裁員理由也和任何一個在裁員的公司一樣:職業技能,職位冗余、方向調整、內部“重組”。

CEO Bobby Kotick 可能會被視作壞人,他拿著 2800 萬美元的薪資加獎金,在全球超支 CEO 排行榜上名列 45。對比之下,巖田聰在 2013 年任天堂 Q3 財報慘淡之際自降一半工資,任天堂其他高管也降薪 20-30% 左右。

實際上,Kotick 無論怎么做也無法改變裁員計劃。在股東看來,他作為 CEO 的表現挺出色,至少保證了好看的財報數字。為了讓這些數字在目測很慘淡的 2019 年延續下去,只有削預算最為直接有效,做出犧牲的只可能是“冗余”的普通員工,那些核心開發團隊之外的人。

動視在 2019 年沒有新的大作發售,放棄了《風暴英雄》電競項目和一些免費 MOBA 項目。

動視和 Bungie 也在 1 月分手,只是履行完合約上的兩部《命運》便再無意交集。雙方的合作并不順暢,它始于一份 10 年 5 億美元的超巨合同,獨立出微軟的 Bungie 想推出完全自控的全新 IP,動視期待著《光環》似的成功。但工作室里一系列意見分歧、權力轉移、功勛出走、新引擎適應和敘事方向始終未定,最終導致了發售前后的公關危機和《命運》的普通評分。雖然很多問題在更新和續集中得到修正,但它始終未達到動視預期,這大概也是動視愿意放棄 IP 所屬權的原因之一。

雖然口碑好于前作,動視對《命運 2》的銷量并不滿意

如此,動視便又少了一個長期收入來源。而和《命運》相關的工作,比如公關、社區運營、客服等服務型職位,又一次成為了該被削去的部分。

Kotaku 的報告透露,在 2016 年底,暴雪將發行分成了北美和全球兩個部門,制造了不必要的人員冗余和繁瑣的系統,現在他們決定將兩個部門再次合并,于是又有一群人因為一個錯誤的決策而失去工作。

動視的年貨思維也在和暴雪“幾年一作、必出精品”的模式產生沖突。暴雪的低效率被認為是不可持續的。改變這種模式就意味著重組和變向,也直接導致了裁員、擴大核心開發團隊等措施,以及做自己之前并不做的移動端產品、學習一種新的開發方式和盈利模式、向在該領域得心應手的團隊討教等等。

簡而言之,一直在擴張的公司發現自己的產品線并不足以支撐員工支出,自己的錯誤決策讓削預算成為最便捷的修復路徑。因為游戲行業基本沒有工會,裁員的成本不值一提。

這是游戲業普遍存在了很長時間的事實。動視和去年關門的 Telltale 之所以能讓它再次被擺上臺面,僅僅因為兩家公司的巨大名氣,以及人們一度對“有口皆碑的大公司職位穩定”的盲目相信。而如果你認識更多的游戲業人士,他們會告訴你“項目結束-不達預期-遣散團隊”是日常,“決策失敗-裁員”、“權力斗爭-裁員”也是日常,畢業生、實習生、運營、客服、和失敗項目相關的所有人都是可拋棄的。

游戲公司的本質首先是公司,它并不因為身在創新產業、并不因為你對它懷有熱情、以為出產你喜愛游戲的地方應該具備某種情懷,就會對員工手下留情。它的容錯率極其有限,管理層并不寬容,做出的決策也許最終只會導致 A、B 公司互相交換員工然后陷入新的循環——但它就是如此。從事游戲行業意味著隨時準備失業。

傳奇人物、曾在頑皮狗聲名鵲起的 Amy Hennig 評論,當前大公司的工種專業程度太高,不似以往一個人可以是多面手,她認為核心團隊外加更多的外包會是業界發展趨勢,就像電影特效行業一樣,很多專項工作可以由廉價的外包人員承擔。更直接地翻譯,這其實是一種責任轉移,大公司認為不值得養的職業,最好依靠外部便宜很多的勞力取代。他們可以不用做“壞人”了。

業界大面積裁員之余,成立游戲業工會的呼聲越來越高。工會至少可以替失業人員談到更好的解約金,提高公司的解約成本,逼迫他們做出更謹慎的決策,也讓失業者不至于只能在社交網絡上憤怒地吐槽前司,然后前往下一個公司進入相似的處境。

在中國,這個問題可能更復雜一些。除了上述種種外,政策因素導致的市場波動也將游戲公司置于更艱難的處境。無論是版號發放還是意料之外的突發事件,都讓業內人士時刻處在緊張之中,砍掉創新項目、走保守路線求穩也就不意外了。而他們都知道哪種方式最能體現“改變”的決心。

本周大家都在玩什么

· Baba Is You | 2019.3.14 | Switch, Windows PC, Mac, Linux

Steam:特別好評

十分神奇又簡潔的 2D 像素解謎游戲,雖然只有方塊、字母和一只叫 Baba 的小兔子構成,但規則千變萬化,只是它們需要你自定義:打破原先規則、自創規則用不同方式過關。比如,若法則是 Baba Is You, Flag Is Win, Wall Is Stop, Rock Is Push,相當于你可以控制主角 Baba、觸到旗子就贏下這關、墻會阻攔你、石頭可以被推動,現在請通過移動詞匯改規則——把 Stop 去掉,墻就不再能阻攔你,把 Win 移到石頭后面,那么就是觸到石頭過關。

隨著 “Is” 越來越多,解題思路可能逐漸繞人,最終也許靠頓悟,并讓你思考起“什么是什么”的哲學問題。但它真的既可愛又蘊藏著讓人贊嘆的智慧,也會讓玩家收獲強烈的成就感。

·《全境封鎖 2》| 2019.3.15 | PS4, Xbox One, Windows PC

評測進行中……

育碧的 Division 續作目前收到了多數好評。因為它是一款線上多人游戲,所以多數評測還在進行中,但目前反應良好,基本認為它是各方面都沒有短板、正確又完整的爆裝射擊游戲,還將有持續若干年的新內容跟進,世界龐大,但對玩家更加友好,任務多樣性好于 Beta 測試,武器上手的體驗極其讓人滿意。

關鍵是,這是一款首發日沒有崩壞沒有重大問題、提供了完整體驗和大量游戲內容、同時還挺好玩的大型 Live Service 游戲。這在今天并不多見。

更多信息請等待下周跟進。

來聊

你對某個行業的幻想在何時因為什么而被打破?

題圖來自《黑色行動 4》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pc蛋蛋计划金鹰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