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aick0"></sup>
<rt id="aick0"><center id="aick0"></center></rt>
<acronym id="aick0"><small id="aick0"></small></acronym><rt id="aick0"><center id="aick0"></center></rt><rt id="aick0"></rt><rt id="aick0"><optgroup id="aick0"></optgroup></rt>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文化

共享單車墳場攝影師吳國勇,用聲畫呈現了荒誕

姜天涯2018-09-03 06:35:00

拍攝還在繼續,因為墳場還存在著。

已經 50 多歲的吳國勇是“自由攝影師”,他不屬于任何攝影團體。

他早年學水利專業出身,畢業之后參加過一些國家城市建設的重點工程。 1992 年到深圳,當時干的還是技術方面的活,同時開始下海做生意。

走上攝影之路對他來說就像下海一樣,是個分水嶺。

2011 年他專門去找攝影培訓學校學習攝影。在這之前他的拍攝以旅游風光為主。摸索了一陣之后,他開始拍攝系列作品。

從 2015 年 10 月到 2017 年 7 月,吳國勇完成了《深圳河》的主題拍攝,并于 2017 年 9 月在深圳舉辦了《深圳河》攝影展。

真正讓他在網絡上火起來的是共享單車墳場的一系列照片和視頻,他走訪了全國二十多個城市,用無人機俯拍了城市角落里那些被遺棄堆放的彩色共享單車,他給這組作品取名《無處安放》。

廣州天河,攝影:吳國勇
上海浦東,攝影:吳國勇
武漢洪山,攝影:吳國勇
天津王慶坨,攝影:吳國勇
福州晉安,攝影:吳國勇
北京朝陽,攝影:吳國勇
杭州下城,攝影:吳國勇
昆明五華,攝影:吳國勇


廈門同安,攝影:吳國勇
南京江寧,攝影:吳國勇
深圳南山,攝影:吳國勇
廣州海珠,攝影:吳國勇
上海虹口,攝影:吳國勇
北京豐臺,攝影:吳國勇

從一名共享單車普通用戶到拍攝它的攝影師,也就一年多的時間。在這期間,吳國勇注意到共享單車逐漸占據自己小區和地鐵口附近,也開始陸續聽聞一些共享單車品牌的倒閉。去年 9 月,他第一次在網絡上看到杭州出現了共享單車墳場。今年 1 月,深圳也開始清理了。但是當時的他并沒有找到集中的共享單車墳場,只拍攝過一些小規模的丟棄堆放。

真正開始著手《無處安放》這個項目是在今年 3 月。他看到深圳電視臺播放小藍單車停止運營,鏡頭掃過深圳龍崗的一處鏡頭。他想要找到這些堆放點,最開始的時候他詢問過相關部門,也找過共享單車公司,但是對方都拒絕了。之后,他通過新聞報道和網絡找到了第一處堆放點。當從無人機的畫面里看到“藍色墳場”的時候,他震驚了。

于是從 3 月初到 6 月,他走訪了全國二十幾多個城市,拍攝了大量的共享單車墳場。最后他選擇用靜態圖片、視頻和 VR 三種形式呈現他所看到的場景。

吳國勇說,他希望觀眾可以體驗到共享單車墳場周圍的面貌到底是個什么樣子,用靜態圖片還不夠清晰,用 VR 是一種很好的補充。

無人機和 VR 技術的使用,得益于他前幾年的另外一個拍攝項目《深圳河》。最開始的時候,他也是用傳統爬高樓的方式一點點窺探深圳河。但是他覺得樓頂的視角太單一,于是他開始接觸到無人機。

視頻《無處安放》加了配樂之后顯得更為觸目驚心。吳國勇在拍攝的時候就有意留下了現場的錄音,最后配樂是現場原聲和配樂的結合。他和他的朋友花了很多時間在選擇音樂上,他們希望配樂可以承擔這種荒誕感。

《無處安放》,吳國勇

影像的方式是非常震撼的。吳國勇認為,它作為一個攝影項目的存在,遠比單個拍攝一個地方的震撼力大很多。

早些年,吳國勇也經歷了所有愛好攝影的人都經歷過的過程,也曾去攝影勝地拍照,等過日出日落,他將這些稱之為“風光沙龍片”。但是經歷過這些之后,從 2014 年開始他覺得還是應該做一些自己的東西。在這之后,他拍攝過深圳的河,也拍攝過戒毒人員的專題。

拍攝深圳河的時候,他往返深圳和香港,從兩邊不同的視角記錄下了這條歷史之河。這條河見證了被迫在 176 年前割讓香港、 158 年前割讓九龍以及 121 年前強租新界的歷史;也見證了 40 年來河北岸的小漁村蛻變成為人口超千萬的大城市。吳國勇希望這組照片能引發深圳市民的共鳴,讓大家對生活的城市有更多的歸屬感。

除此以外,他還拍攝過惠州市啟明星社工服務中心的戒毒人員,這個項目去年也舉辦過一個小規模的展覽?!爸挥?3 %左右的人能完全戒斷化學毒品?!睆?14 年開始至今,吳國勇陸續在跟隨社工服務中心拍攝,記錄戒毒人員的故事。

吳國勇認可共享單車作為一個便民的存在,但是它應該有一個更好的技術支持和一個更好的監管。盡管央視也播出了關于吳國勇《無處安放》的專題,但是“好像政府的聲音你還是沒聽到。包括人民日報、新華網、中國日報,這些所有的官媒都轉發了,但是政府沒有聲音。我相信他們應該會有所留意,做相應的安排,但是對公眾好像沒有他們的聲音?!?/p>

有一次,吳國勇在廈門拍攝,管理人員將他扣住了,警察隨后也出現了。最后他把照片刪了才讓他走。

《無處安放》還沒有結束,吳國勇說他了解到目前還有幾個墳場,他馬上就會著手去拍。他希望做到一個資料的完善,當然他更希望的是不再出現新的共享單車墳場?!翱赡艿鹊接幸惶爝@個‘共享單車墳場’可以成為一個歷史名詞的話,那這個項目就算是徹底結束了?!?/p>


題圖來自吳國勇《無處安放》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pc蛋蛋计划金鹰团队